作者:Namit Sharma、Bram Smeets、Christer Tryggestad

自從工業革命以來,經濟發展與能源需求一直息息相關:經濟的持續發展會推動能源需求的增長,而能源供應一旦受限,GDP增速便會相應放緩。但過往并非皆為序章。麥肯錫通過對146個國家中30個產業類別以及55種能源供給的研究發現,經濟增長對能源需求的依賴度正在降低,且這一趨勢將在未來數十年愈發明顯。
當然,這并不代表世界對能源的需求將會減少。人類的日常生活依舊需要能源,社會經濟發展也同樣離不開能源:全世界更多的家庭將接入電網,使用更多的現代化電器;企業生產經營也依然需要能源來驅動增長。但我們想指出的是,節能技術和可再生能源革命性的發展浪潮勢必將拉平能源需求曲線。這波浪潮將挑戰能源企業的核心業務模式,只有極具韌性的企業才能從容應對。因此,企業需要目光長遠,從現在開始思考轉型戰略。

能源與工業化:漫長的燃燒之路

長期以來,能源需求始終與經濟增長密切相關。在過去的兩個世紀,各國能源需求的增長與其財富增長成正比,人類社會創造的財富總量,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可利用的能源總量和燃燒效率。

在19世紀,人類使用的燃料主要為生物能源,如木柴、農作物的桔梗等。受限于科技水平,生物能源在燃燒過程中損失了大部分能量。在大規模工業化之前,這種能量轉化過程中的損失尚可接受,畢竟當時木材豐富且產生的能量足夠支持當時的經濟發展。人類對能源的需求在1850~1900年間每年增長約1%。

進入20世紀后,能源需求和經濟增長同時騰飛。1900~1950年間,汽車取代了馬車、油燈讓位給電燈、冰箱代替了地窖,能源的需求幾乎翻番。與此同時,經濟增速也一飛沖天:1950年,美國的人均GDP是1900年的兩倍之多。生物質燃料在供給與燃燒效率上已無法支撐這樣的財富創造速度,石油、煤炭等化石燃料逐漸替代生物質燃料,成為主要能源來源。雖然在轉為電能或機械能等二次能源的過程中,化石燃料也有40%~70%的能量損耗,但遠小于木材燃燒的能量損失,這種效率提升讓人類生產效率取得了長足進步。

從20世紀下半葉到本世紀初,隨著西方世界和其他發達經濟體生活水平的不斷提升,對能源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長。自2000年以來,中國的快速發展將世界GDP的年均增速拉升至3.7%,伴隨其他發展中國家經濟高速增長,全球能源需求持續攀升。世界人口將繼續保持增長,預計至本世紀中葉達到100億。雖然中國和經合組織(OECD)國家的人口增速將進入平臺期,但印度、亞洲其他地區,尤其是非洲的人口將持續顯著增長。據預測,到2050年,一半以上的全球新增人口將來自于非洲。

全球人口數量的增長固然會創造更多財富,但能源需求將逐漸放緩,全球對化石能源的需求甚至逐漸減少。這背后究竟有何原因?

經濟增長對能源需求的依賴度漸漸降低

經濟增長速度(穩步攀升)對能源需求增長(仍在上漲但較為平緩)依賴度的降低主要有以下4點原因:

一是單位GDP的能源強度急劇下降:中國等飛速發展的經濟體正從工業型經濟轉變為服務型經濟;

二是由技術進步和環保意識增強推動的節能轉型:人們更加重視節能環保,如隨手關燈、公交出行等;同時如節能燈、智能建筑的發展與應用也大幅降低能源需求;

三是電氣化興起:各行各業和居民生活更廣泛地使用電力,能源利用更加高效;

四是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提升:風電光伏裝機的大幅增長有效拉平一次能源需求曲線。

上述驅動因素將改寫全球經濟增長與能源發展的故事,深刻影響眾多行業,因此每一個驅動因素都值得我們深入思考。

能源強度下降

許多發達經濟體開始向服務型經濟轉變,而服務業的能源強度在某些情況下只有工業的5%。經合組織國家已經基本發展成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體:比如服務業已經可以占到美國GDP的80%。中國作為近年來能源需求最大的全球經濟驅動引擎,其服務業在GDP中的比重預計將在未來20年中增加近10%。

節能效應

節能的推廣大幅降低了對能源的需求。雖然在許多新興經濟體,中產階級不斷壯大,冰箱、洗衣機、空調等產品的需求顯著增長,但隨著LED照明、智能家居設備等技術應用的進步,全世界家庭用能強度將逐步降低。此外,用能模式的改變也會促進能效提升,不只是因為人們更加注意自己的行為(比如養成隨手關燈和關空調的習慣),更得益于智能化的技術創新,例如應用自動傳感器和控制裝置解決忘記關電器的問題。

工業領域的節能技術也是投資熱點。各國政府不斷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相關標準,能效的提升也能為企業帶來豐厚的利潤,在很多行業,企業可以通過節能手段減少能源經費開支,快速提升效益。

電氣化興起

能源需求放緩的第三個原因是電氣化的興起。以交通電氣化為例,電動機的能效往往超過90%,遠高于內燃機。隨著電動車電池成本的不斷下降,預計在2025年左右,乘用電動車的全生命周期持有成本就能與內燃機汽車持平。電動汽車的興起不僅會減少對石油的需求,還會降低公路運輸的整體能源需求。對乘用車而言,電動機每公里所需的能量甚至不到內燃發動機的三分之一。

可再生能源壯大

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對一次能源需求下降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雖然可再生能源的整體度電成本仍高于傳統化石能源,但在許多優質風力、光伏地區,度電成本已經低于新建的傳統熱電。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興起幫助很多時候企業乃至消費者自身便可靈活利用上述能源,并且降低電力成本——某些地區的大型零售企業甚至可以實現電力的凈盈余。

能源轉型中保持韌性

能源轉型不僅對傳統能源玩家,更對所有相關行業和企業產生了復雜影響。企業需要找準能源轉型方向,保持韌性,在基本面發生變化時,做出及時、持續的調整。

時不我待,若想在能源轉型這場戰役中拔得頭籌,企業必須擁有批判性思維,仔細思考潛在的價值來源、了解不斷變幻的市場競爭格局,并考慮法規政策對營收及支出的財務影響。要想打造能源轉型韌性,企業必須保持核心業務的靈活性,并適時抓住機會。

抓住機遇

考慮到能源科技仍在迅猛發展,企業若現階段全盤跟進,或是貿然推動發展進程,便有可能陷入搶先者困境。企業必須分階段明智布局,模塊化小步前進,方可進退自如。一家領先的跨國能源企業就制定了一項15年長期發展規劃,逐步、階段性地投資能源項目。長期戰略的制定并非空頭支票,該企業成立了相應的業務部門,并配備了人員和資金,以落實相應的科研及投資計劃。有了長期戰略的方向指導后,即便短期可能會受到外部環境(如電力交易的短期商業風險)波動的干擾,企業依然能在長期上實現收益的高速增長。

無論企業是否選擇主動改變,日新月異的世界也不會停下變動的步伐,并且這些變化將極具顛覆性。以電動汽車行業的轉變為例:2014年電動汽車還極為小眾,只占新車銷售總量的0.4%;但是到了2018年,電動汽車在新車銷售中的占比就幾乎增長了三倍,而這還僅是全球平均值(在某些國家這一比例甚至超過了5%)。受到政策的大力扶持,挪威的電動汽車已經占到新車銷售的40%,并且這一比例還在繼續上升。電動車的發展不僅改變了車輛的用能形式,還徹底改變了相關產業的業態:充電站如雨后春筍般崛起;車行保養模式不斷推陳出新;自動駕駛進一步顛覆出行……汽車行業一度認為,電動汽車蓬勃發展至少還需要10年時間,誰也沒有預料到它早已一躍成為車企價值創造的關鍵。企業正面臨更多的機遇和更難的抉擇,大環境瞬息萬變,市場充斥著不確定性,企業需謹慎對待每一個選擇。

同理,能源行業的巨變不僅為能源企業帶來了新機遇,也讓其他行業的玩家有了進入這一領域的機會。分布式發電技術讓部分消費者和企業搖身成為電力生產者,通過在屋頂安裝太陽能電池板,一定程度上抵御電網價格波動的影響,甚至通過電力交易產生盈余。借助高效、智慧的用能方式,企業將大幅減少支出并提高競爭力。這也會讓企業愈發重視能源管理、提高能效。隨著物聯網技術的普及,能源系統將越來越多地深入整個經濟領域的所有分支。

許多企業都已具備通過提高能效、電氣化等低碳轉型手段獲取商機的意識,但往往因為缺乏啟動或具體執行計劃,部分玩家遲遲沒有著手進行業務布局。企業需要認識到:監管機構對清潔、能效的要求越發嚴格;潛在的競爭對手、供應商、合作伙伴、利益相關者已經著手開始轉型;消費者也的偏好也在潛移默化地調整。綠色、清潔、低碳勢必會成為企業決定成敗的關鍵。

在幾個世紀的關聯后,經濟增長對能源需求的依賴度開始逐步降低。雖然人口持續激增,經濟蓬勃發展,但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速在明顯放緩。能源強度正在下降,新的能源種類蓄勢待發,能效顯著提升的益處正在與日凸顯。面對這些根本性的變化,企業只有做好準備,提高韌性與前瞻性,著手開發相關市場、深挖價值鏈的各個環節,打造未來必不可少的朝陽產業,才能獨占市場鰲頭,制勝于新的能源生態。

作者:
Namit Sharma是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常駐阿姆斯特丹分公司;
Bram Smeets是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常駐阿姆斯特丹分公司;
Crister Tryggestad是麥肯錫資深董事合伙人,常駐奧斯陸分公司。
作者感謝陳嘉文、汪小帆、全亮、陳持平對本文中文版做出的貢獻。